移动版

主页 > 体育赛事 >

诸瑛:一本电话黄页开启裁判之路 这条路并不好走

长江商报消息 专访中国斯诺克第一女裁判,揭秘诸瑛成长历程

修长身材、俊俏容貌、得体举止——在世界斯诺克顶尖高手对决之时,总能见到一张冷峻的东方面孔,对局势冷眼旁观,对球手一视同仁。她就是目前中国级别最高、人气最旺,第一个登上英国克鲁斯堡执裁的国内第一斯诺克美女裁判诸瑛。

19日夜里10点半,执裁完希金斯与琼斯的比赛,诸瑛结束计分工作后,如约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。

一本电话黄页开启裁判之路

1998年,在上海读高中的诸瑛,偶然在电视上看到斯诺克的比赛,那是一场希金斯的比赛。那些花花绿绿的彩球和优雅的击球方式立刻让诸瑛来了兴趣。“正好那次比赛,希金斯最终夺冠,就这么一路追着看了下来。”

看似文静的诸瑛竟是理科出身,2004年高中毕业后,她考上上海理工大学就读热能与工程专业,“我就觉得生活应该丰富多彩一些,但我又不喜欢唱歌跳舞之类的活动,还是更偏向于体育,就想找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,一起打台球。”

这个过程中,诸瑛竟然是通过一本黄页与上海市台球协会取得联系。“黄页上有很多俱乐部的电话,但是这些地方还是不能达到专业提高球技的目的,于是我给上海市台球协会打了电话,当时接电话的人说,台协负责人出差去打比赛了,就留下了电话。隔了段时间,台协回复说有个裁判培训班,问我有没有兴趣,我想这也是有关这个项目的,于是就去了,并一路走到今天。”

天时地利人和成就“美女裁判”

从裁判培训班开始,到最终成为站在国际舞台的知名裁判,需要满足哪些条件?

“我觉得是天时地利人和。天时,我是2004年底当裁判,小晖是2005年拿第一个冠军,此后国内就掀起了斯诺克热潮。以前我们的群众基础其实也很好,但是没有像现在这么受追捧。小晖出现以后,各级别的斯诺克比赛喷发式的涌现,比赛多,裁判的机会就多,而且那时候中国的台球裁判有些青黄不接,就在这时候,我赶上了;地利的话,我是在上海,各方面来说,上海的台球发展在全国名列前茅,尤其是好的氛围使很多的台球高手都愿意到上海来。而且上海的台球协会是一个非常高效的组织,不论是业余比赛还是专业赛事都有很多。而不像有的省市,连台球协会都没有,裁判就很难成长;人和,以前有个前辈跟我说:碰到像你这样有天赋的,其实也挺不容易的。我说这个还要有天赋么?前辈说,当然了,各行各业都是一样的。掌握规则,执法正确只是做到了60分,而60分到100分之间,这个是没法量化的。这里面的东西就要看你自己的发挥。

裁判这条路并不好走

从合格的斯诺克裁判,到登上世界大赛的舞台,诸瑛坦言,这条路并不好走,有很多的前辈几十年来都没能做到。

“国际台联的要求还是非常严格的,虽然没有硬性指标。就像现在在中国的比赛,中方的裁判可能会占到7个,外国裁判3个,但是最开始的时候可不是这样。因为国际台联在对新裁判不了解的情况下,是不会让你上场的,可能第一年就让你跟着,了解整个比赛的运作流程和细节,然后再等下一次就是第二年了,他们才有可能让你执裁一场比赛,而且就算你这场比赛一切OK,也不代表你能达到他们的要求,因为他们觉得一场比赛无法说明问题,有可能是比赛太过顺利,而你没有遇到太多的挑战,所以第三年,第四年你可能还是只能执裁一场比赛,而且还是3、4台的比赛。你必须通过表现赢得他们的认可,而这个确实是需要很多的时间和经验的。”诸瑛说。

问答实录

“现在放弃,以后就回不来

长江商报:从普通的化妆品销售员做到全国区域的经理,到现在做专职裁判,你是如何考虑的?

诸瑛:去年3月底我辞职去英国,在这之前的三四年里,我其实是非常累的。一般比赛都是一周时间,所以我的年假都用来执裁比赛了,平常的休息也基本上挪给比赛。以前不像现在,国内的世界级比赛这么多,光排名赛就有5站,以前的比赛少,如果全职做裁判,比赛之外的空闲时间又会很多。所以在去年年底,出于各方面的考虑,我作出了这个决定,因为选择裁判这条路,以后如果不想做了,回来再找一份公司白领的工作还不容易么?但是反过来,离开了斯诺克球台,以后再想回来,几乎不可能了。

长江商报:还有一位很有名的女裁判,卡米拉·塔布,和她的性感相比,你觉得自己是传统的么?对“美女裁判”的称呼怎么看?

诸瑛:我觉得这是一个大环境的问题,很简单,她穿低胸装,英国媒体不会报道,而我要那么穿,你们肯定会当成新闻来报。其实我是典型的双子座性格,如果硬要我选择的话,我还是会在比赛的时候穿得保守一些,私下里我会选择适合自己身材和气质的衣服,也没有特定的风格。“美女裁判”的称呼已经习惯了,我也挺理解的,当然也会有人说,哪里美了啊,但是我对自己还是有一个认识的,不算特别漂亮,但也不丑吧,所以还是很感谢大家。

◆大师赛手记(3)

相由心生

一说:命由己造,相由心生。采访诸瑛时,这句话一直在浮现着。

诸瑛说她的性格更像男孩子,说话快,走路也是风风火火,更难得的是,在如此快的语速下她竟能保证话语的条理性,甚至给你举例子。采访的大部分时间,我都是一个倾听者,有时问题还没问完,她就已经开始回答,甚至把你后面想问的问题也一并回答。不仅如此,与她交谈的半个小时当中,她接了两个电话,发了数条短信,不用我提醒,每次都能立即回到她刚才停住的地方接着说。我不禁感叹:这是个怎样的女子?

采访进行到最后,我渐渐明白,这所有的一切,都源于她有一颗热爱的心,热爱斯诺克,热爱生活,而且,她是那种极为聪明的女子,她说她从来不看关于自己的不良报道,但是会看微博粉丝们的留言,“会关注我的肯定都是支持我的嘛!”

采访结束,合影的时候,我随口说了一句,你好高啊,她竟然主动以半蹲的状态与我合影,临别之时,已是夜里11点多,连续工作了十几个小时的她还不忘跟我打趣:“记者朋友们都最爱我了,因为我话多嘛!”

赵蕾/文